拉美各国存在领土争端 难以拧成一股绳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史诚 环球时报驻委内瑞拉、巴西特派记者 张卫中 张川杜

3月4日,委内瑞拉《世界报》刊登了一幅很有意思的照片: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和哥伦比亚总统乌里韦在2007年共同出席哥委天然气管道工程哥伦比亚一侧的开工仪式上笑容满面。

然而,从3月1日开始,这3个拉美国家出现了几十年来最大的外交危机。哥空军越境袭击在厄境内的哥伦比亚游击队后,厄瓜多尔与哥伦比亚断交、委内瑞拉驱逐哥外交官、哥政府又控告委总统查韦斯,令形势变得十分复杂。拉美人担心,兄弟相争会让地区经济受损,加大拉美一体化的难度。巴西、墨西哥、阿根廷等拉美国家的元首急忙出来劝和,拉美人显然都不愿意看到战火在拉美的土地上重燃。

“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是这次让拉美3国剑拔弩张的导火索。这个简称FARC的哥伦比亚游击队4日发表声明称,他们已经从该组织的一个强硬军事派别中选中了一位新的领导人,替代1日被哥伦比亚军方打死的二号人物雷耶斯。

组织内部的人员调整显然比邻国关系的缓和要来得快。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4日强硬表态,如果哥伦比亚不就越境袭击事件道歉,“我们将按照自己的意志采取必要的防卫措施”。厄政府还建议在厄哥边境部署多国维和部队。同一天,哥伦比亚总统乌里韦又把矛头指向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说“哥政府将向国际刑事法庭提出诉讼,控告委内瑞拉总统向哥恐怖组织提供资助”。委国防部长当地时间星期三还宣布,委当天开始向哥边境地区部署10个坦克营。在西班牙《国家报》、《先锋报》网站上,还能看到不少拉美网民留下的议论,甚至相互攻击。大多数人对厄瓜多尔这次被侵犯表示同情,也有一些哥伦比亚的网民说,这是哥厄两国的事情,查韦斯在“多管闲事”。

正像委内瑞拉《世界报》特意刊登的那张3国领导人和平相处的照片一样,近年来,拉美国家一直在强调“凝聚力”。常常在世界媒体中出现的“拉美”,即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是指美国以南、从墨西哥起的西半球南部的整个地区。拉美地区总面积2070万平方公里,相当于欧洲大陆的3倍。拉美地区共有33个国家和12个地区,总人口5.5亿,占世界总人口的8.7%。比起世界其他地区来,加强团结和一体化是拉美国家之间关系的主流。去年11月,在智利举行的第17届伊比利亚美洲国家首脑会议的主题就是“社会凝聚”。拉美人给人留下的印象是,注重体面、热情豪放、擅长言谈,并不喜欢战争。最近二十多年,拉美国家之间没有发生过激烈的武装冲突或战争。有报道说,南美洲最近一次发生战争是在1995年,当时秘鲁和厄瓜多尔为边境领土争端爆发了大规模冲突,双方共有约80名士兵死亡。

尽管在拉美国家间发生的战争不多,但拉美没能拧成一股绳的例子却不少,最明显的就是被殖民历史遗留下来的领土争端及边界或海疆划分问题。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拉美国家曾解决了一些争端,如阿根廷和智利和平解决了比格尔海峡争端,秘鲁和厄瓜多尔也签订了边界永久和平条约。但迄今为止,仍有一些争端没有解决。例如,玻利维亚由于历史原因失去了出海口,如今玻利维亚想恢复一条出海通道,却遭到智利和秘鲁的拒绝。秘鲁和智利在海疆划分问题上也有争端,秘鲁在去年11月就要求海牙国际法庭解决同智利的海疆分歧。此外,在哥伦比亚和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和尼加拉瓜、委内瑞拉和苏里南、委内瑞拉和圭亚那、尼加拉瓜和洪都拉斯之间目前仍存在边界或领土、领海争端。

围绕这些争端,拉美出现军备竞赛的趋势。美国《》1月16日有一篇题为“拉丁美洲走向军备竞赛”的文章,引用华盛顿“美洲对话”组织负责政策事务的副主席迈克尔希夫特的话说:“委内瑞拉、巴西和厄瓜多尔的防务支出都开始增长,智利和哥伦比亚也大批购买军火,这些可能标志着已有数十年没有爆发大规模战事的南美地区开始了军备竞赛。”文章提到,美国给哥伦比亚数亿美元的缉毒援助,其中一些钱被用于购买军事装备,而厄瓜多尔也在花更多的钱购买武器。希夫特还评论说,拉美国家因为不同的目的展开军备竞赛,比如,查韦斯是想把整个国家动员起来,防范可能来自美国的袭击,但“拉美国家之间存在严重的猜忌……一些南美国家又很担心,不希望委内瑞拉获得明显的军事优势”。

一位秘鲁朋友曾抱怨说,如果从巴西利亚到利马飞直线个小时,但现在要飞一天,原因是得先向南飞到圣保罗,再向北飞到利马,“因为圣保罗是拉美最大的航空转运站”。在拉美,这样的抱怨和矛盾还有不少,反映出来的是经济层面的分歧。拉美国家都有联合自强的愿望,从较早的南方共同市场到安第斯共同体,以及后来的“美洲玻利瓦尔替代方案”,从南方电视台到去年12月成立的南方银行,但拉美国家内部对一体化意见并不统一,因为左右阵营对立、美国在拉美扶植亲美政府,以及各国对自由贸易看法不同,拉美一体化实质性的进展并不大。围绕着“南美天然气管道工程要经过热带雨林、开发亚马孙地区石油天然气资源要毁林”等争议,象征拉美一体化的一些重要工程被搁置。

阿根廷与乌拉圭两国被认为是执政的国家,但近几年,两国间因乌方在两国界河乌拉圭河边建造纸厂而引发争端。乌拉圭政府于2003年和2005年先后批准一家西班牙公司和一家芬兰公司在乌拉圭河东岸与阿根廷相邻的边境城市弗赖本托斯兴建大型造纸厂。阿根廷政府认为,此举将对阿边境地区的生态环境、居民生活和旅游业构成威胁,要求乌方停止建厂,但乌方不同意。从2005年开始,边境上的阿根廷居民多次占领界桥,切断两国间的公路交通以示抗议。乌拉圭一怒之下还把官司打到海牙国际法庭。

2006年5月,玻利维亚实行石油和天然气的国有化,触犯了巴西和阿根廷石油公司在玻投资利益,再加上玻大幅度提高向巴西和阿根廷出口天然气的价格,使巴阿两国很不高兴。就拿巴西来说,巴西政府在玻利维亚能源部门约有15亿美元的投资,巴西国内消费的天然气有一半来自玻利维亚,玻利维亚在能源政策上的风吹草动,自然也会影响到与邻国的关系。

巴西是拉美面积最大的国家,作为经济大国,巴西曾是美洲自由贸易区谈判时与美国平起平坐、代表拉美一方的两主席国之一。巴西一直有当拉美领头羊的意图,近几年经济虽有较大发展,但其GDP增长率却落后于阿根廷等国。巴西希望通过在联合国“入常”成为拉美的代表,却遭到阿根廷等国的反对。此外,因哥伦比亚和秘鲁与美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查韦斯宣布退出安第斯共同体。委内瑞拉想加入南方共同市场,却因巴西国会的反对,一拖再拖。

拉美国家,特别是南美国家之间这些分歧和矛盾,给拉美国家的经济发展和一体化进程带来巨大危害和影响。今年3月底,原定在哥伦比亚举行南美洲国家联盟首脑会议,但因为这次“越境袭击”事件,查韦斯已明确表示“不参加”。

拉美国家作为一个整体也与欧盟、非盟、东盟等进行地区之间的对话,但每次会议拉美国家都从来没有到齐过,因此难以形成统一意见,使得会议常常无果而终。对此,拉美国家也有相应的反思。墨西哥《标志》周刊曾刊登“拉美向何处去”的文章说,“我们看到是一块沼泽地,因为拉美各国的政治倾向是如此变化多样”,“拉美现在还不是一个朝着一条能够预见的道路向前走的整体”。回顾拉美的历史,19世纪初,“解放者”西蒙玻利瓦尔将军经过长期的战斗,终于从西班牙人手中解放了南美多国,但他毕生主张的南美洲北部国家合组联邦的想法却因为拉美内部不团结和列强的干涉而没有实现。玻利瓦尔的困惑,被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加西亚马尔克斯写进了《迷宫中的将军》一书。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美所研究员徐世澄认为,抛去历史原因,拉美国家的主流还是要团结、合作和一体化。正如卡斯特罗在近日写的“菲德尔同志的思考”文章中所说,“我们不是哥伦比亚人民的敌人”,“我们坚决主张实现(古巴民族独立先驱)何塞马蒂所说的‘我们的美洲’的团结”。目前,拉美国家出现的一些分歧,首先来自意识形态的差异。从根本上说,拉美国家之间发生的这些摩擦与冲突,是一种发展模式之争,不仅产生于拉美国家与国家之间,而且也产生于拉美国家之间,如巴西、乌拉圭、智利等温和国家主张改革或微调,不反对与美国谈判自由贸易协定。其次,拉美一体化缺少一个主导国家和一个能代表拉美整体的组织。巴西、委内瑞拉、墨西哥等都想成为拉美的主导国家。拉美的一体化组织也很多,如中美洲共同市场、加勒比共同体、里约集团等,但没有一个像非盟那样统一的、能代表整个拉美或大多数拉美国家的组织。

拉美国家显得不够团结,还离不开美国因素。美国通过单独进行自由贸易谈判等方式来分化拉美国家。不过,由于美国一直是拉美国家第一大贸易伙伴、最大的投资国和最主要的债权国,因此大多数拉美国家的出口和投资都依赖美国。尽管查韦斯常常提出“反美”,但委内瑞拉的石油还是源源不断向美国出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